“人肉代购”电子烟烟弹,混在保鲜盒内夹带入关,捞钱5人团伙被批捕

去年12月,张明留意到身边的朋友都在抽电子烟,听说电子烟在国外卖得便宜,张明琢磨了很久,觉得倒卖应该会有利可图。
但张明发现,关于出入境可携带的烟草制品的规定中,一个人只能带5000元的烟弹。如果跑一趟只带5000元烟弹,根本赚不了钱,这势必就需要多找几个人一起做。
为此,张明把自己关系网里的所有人都考虑了一遍,发现小鹏和刘珐两个人最合适。刘珐自营一家物流公司,平时也帮其他商家提供国际物流运输、报关税等业务。
另一边,小鹏因空闲时间较多,素来爱旅游,在外走货最方便不过。于是,张明找机会联系了小鹏和刘珐,并对两人表达了自己的想法,两人也都答应了。

混在保鲜盒,夹带入关逃避监管

按照3人的计划,他们各自出资20万元,张明联系好国外的卖家后,小鹏去国外跟卖家谈价格并当面清点收货,之后再由刘珐负责报关,将烟弹从国外运回国内。
2017年12中下旬,小鹏带着三人共同筹备的60万元去了国外。与卖家见面后,小鹏跟对方谈妥了单价为万宝路烟弹每条240元人民币,并购买了四种口味的万宝路烟弹共2500条。之后,小鹏给卖家提供了一个日本公司的地址,让对方将烟弹运至此处。
待烟弹运到该公司后,刘珐则联系其日本朋友帮忙将烟弹包装成家用保鲜盒,并混在该公司进入上海的保鲜盒集装箱内,以保鲜盒的名义报关运回。
货物运到上海后,刘珐再以进口保鲜盒的清关手续将烟弹提了出来,之后联系了货运公司将烟弹运回自己公司的仓库储存。

微信上大量销售,交易过程中被抓

同时,张明联系到一个叫侯林的买家。双方谈定的单价为每条280元,张明算了一下,发现除掉人工、关税、运输等费用,还有钱赚。于是,货品一清关运出后,张明就联系了侯林,让他来提货。
侯林自己平时就抽电子烟,而且在没有烟草专卖许可的情况下做烟草批发生意,同时,他还在微信上发布消息,大量销售电子烟弹。据侯林供述,此前,他是看到朋友们在抽电子烟,觉得这个东西很新鲜,可以在微信上试着卖卖。于是每次有朋友出国,他就让朋友人肉给他带回一些,然后他就在微信上发布消息说有进口电子烟弹出售。
像往常一样,今年3月,侯林到达张明提供的拿货地址,当面点清烟弹数量,确定这批货正是自己预订的那些。之后,侯林便指挥货运公司的人将烟弹搬到自己的车上。而此时,公安民警及烟草专卖局执法人员赶到现场,将他们抓获,并缴获电子烟弹2500条。除此之外,还在侯林租赁的仓库内共查货电子烟弹560条。

擅自在境内批量销售电子烟弹被批捕

去年5月20日,国家烟草专卖司在《关于加强烟草专卖市场监管工作的通知》中指出:“加热不燃烧卷烟,本身就是烟草制品,没有改变烟草的本质属性,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,依法将该类产品纳入监管范围,对属于原料是烟草的加热不燃烧产品,要依法查处。”即把电子烟弹作为烟草制品纳入监管范围,没有烟草专卖许可禁止销售。
本案中,承办检察官认为,张明、小鹏和刘珐三人以经营牟利的目的从国外购入烟弹,其中已对本案中万宝路品牌烟弹进行了鉴别,故作为烟草制品,行为人最起码应持有烟草专卖许可证。而此三人均不持有烟草专卖许可证,却擅自在境内批量销售,故认定为非法经营行为。另外,侯林及小勇在没有经营许可的情况下,私自销售,其行为涉嫌非法经营罪。近日,闵行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对上述五人批准逮捕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